高院回答:外嫁女征收补偿权益到底该如何保护?

作者:王金龙律师团队 来源:在明律师事务所 时间:2019-04-10

分享至:

导读:外嫁女,一直是个敏感问题,尤其在现下的征地拆迁项目中。实践中,一旦一个村里涉及到征地补偿,村委会以及其他被征收村民,为了获取更多的补偿利益。往往会自发的通过村民会议将外嫁女的补偿利益排除在外。其表现形式通常是村民小组通过在征收补偿分配方案中规定诸如“出嫁女不能享受村里征地补偿款”等类似条款。从大多数人的利益讲,被征收的大部分人是很愿意将外嫁女的补偿利益排除的,所以对这样的村民会议并不会有异议。但从公平的角度讲,以牺牲少数人的利益满足大部分人的私利,并不符合社会法治理念。那么,问题来了,村民会议是否能排除外嫁女的补偿利益?下面通过王金龙律师代理的一个真实案例阐述。


【案情过程:外嫁女诉至最高法院争取同等补偿权利】


案件裁判宗旨:


村民小组根据村民自治规则可制定组内征地补偿分配方案。方案需通过村民会议讨论决定。若方案内容排除外嫁女补偿利益的,违法上位法规定。被侵害外嫁女可据此提出诉讼救济。地方以村民会议程序或内容违法,只能由上级政府责令改正,不能提起诉讼为由的,是适用法律错误,应予重审。


案情简介


陈某等外嫁女系A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结婚后户口并未迁出A村,且在A村一直有田地并持有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其次在医疗方面也在A村参加农村新农合医疗并履行相关缴费义务;也每年按国家规定在当地缴纳农村社保。据此种种,陈某等外嫁女获得A村书面承认的本村村集体成员资格。


后在陈某等外嫁女婚姻期间,A村分配一笔集体土地征收补偿款。陈某所在村小组拟定《本组征收补偿方案》。方案规定:凡出嫁的女儿及生育的小孩不能参加分配。该方案通过了A村村民会议讨论通过。


陈某等8名外嫁女认为小组分配侵害了自己的补偿利益,遂以王金龙为代理律师,提起法律诉讼维权


本案通过坚持不懈的上诉,经过法院审理,获得最终获得如下判决


一审判决:


1、法院以在征收土地时,原告并未以承包土地为主要生活来源,且征收分配方案属组民自治,未侵犯原告合法权益为由,驳回原告要求支付征地补偿款的诉讼请求;


2、对于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认定,法院以村民资格问题,属于村民委员会行使集体事务管理权范畴,不属于法院受理民事诉讼范围为由驳回;


3、《补偿分配方案》撤销问题,法院认为《方案》为组民议定,并非村民委员会或村民委员会成员作出的决定,该分配方案中条款的撤销或变更应由组民会议作出。若分配方案中有与法律、法规和政策相抵触的内容,应当由人民政府责令改正,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范围。


外嫁女


二审判决:


1、纠正一审不支付原告征地补偿款判决。认定原告陈某等人为A组集体经济组成人员,享有与其他组民同等权益;支持原告应分配征地补偿款项;


2、村民资格认定问题,二审法院认为一审法院处理正确,予以支持。


3、《补偿分配方案》撤销,与一审认定一致,认为方案为组民议定,分配方案中条款的撤销或变更应由组民会议作出。若分配方案中有与法律、法规和政策相抵触的内容,应当由人民政府责令改正。请求法院予以撤销,没有法律依据。


再审判决:


关于《补偿分配方案》撤销问题,一、二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裁定发回重审。


(以下为委托人之一的判决书部分)


【王金龙律师解析争议焦点】


本案的关键点在于:由组民议定的征收补偿分配方案,通过村民会议讨论通过后,方案内容若侵犯村民权益,违背上位法规定的,被侵害村民救济是否只能向上级人民政府要求责令改正,而不能提出诉讼救济?


通过该案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分配方案中有与法律、法规和政策相抵触的内容,应当由人民政府责令改正。请求法院予以撤销,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范围的判决是错误的,没有法律依据。反推之,就是说对于由村民会议通过的征收补偿分配方案,若侵害了村民权益,违反上位法律、法规规定的,被侵害村民除了可以向上级人民政府要求责令改正外,也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诉讼救济,人民法院应予以受理。


从公平理念说,对村民的权益救济,尤其是在征地拆迁方面,不仅仅是外嫁女,所有的被征收农民都应该享有全方位的救济保障。司法是权益救济的最后一道屏障,倘若弱势村民连法律救济都不能行使,如何谈利益的保护?


在上述案件中,一、二审判决明显规避了法律在征收过程中的束约作用,转而将“包袱”踢给政府。试想,征收拆迁项目本身就是由政府启动,即使是村组自身拟定的补偿分配方案,其必然也是知会了地方上级的。让政府自己改正自己认可的利益分配,显然是不可能的。简言之,让外嫁女去找上级政府来保护自己的补偿利益,就像是去找一个犯了错的儿子的爹来改正儿子的错,不管从哪个角度,爹始终是会维护自己的儿子,而不会真的去帮助外人的。


所以,补偿分配方案侵害村民补偿利益,找政府来维护村民利益,于理来讲,是行不通的。


此时,就只有司法保护保障征收的合理性。因此,一二审法院以分配方案属村民自治,不属于法院受理范围,明显是错误的。法院自身也是在规避与行政单位的直接抵触。


而一二审法院之所以会作出如此判决,其依据点在于《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36条规定:


村民委员会不依照法律、法规的规定履行法定义务的,由乡、民族乡、镇的人民政府责令改正。


乡、民族乡、镇的人民政府干预依法属于村民自治范围事项的,由上一级人民政府责令改正。


《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


这两款规定了对于村民自治范围内事项的,由人民政府或上一级人民政府责令改正。按照这个逻辑去审判村民会议通过的征收补偿分配方案,认为方案属村民自治权益而不在人民法院受理范围内,似乎并没有什么错误。但这属于断章取义,在《组织法》36条第一款还规定了村民委员会或者村民委员会成员作出的决定侵害村民合法权益的,受侵害的村民可以申请人民法院予以撤销,责任人依法承担法律责任。


该条款也明确规定了村民会议侵害村民合法利益的,村民也是可以通过法律诉讼途径来救济自己利益的。就现实而言,被征收农民,也只有通过法律方式才能获得有效救济。


在明律师温馨提示:因各地补偿的类型、补偿标准不一以及征地拆迁的情况复杂,文章内容并不能完全针对您的情况,为节省您的时间,建议您拨打我们的免费律师服务热线:400-1835-600、010-87521008或点击网站上的在线咨询按钮与我们的专业拆迁律师及时沟通,我们将第一时间为您解答。也可以通过右侧免费电话咨询输入您的电话号码,我们的律师将免费回拨给您以便更好的帮您解决征地拆迁问题。


相关搜索:

拆迁在明律师拆迁评估征地补偿安置拆迁维权棚户区改造

分享至: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维权指南

+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广渠门外广渠家园5号楼首东国际大厦A座9层901 乘车路线:乘坐北京地铁7号线至广渠门外站,西南口(D口)出站,向西走100米。 电话:4001-835-600 邮箱:zaiming@zaimingla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