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司法部通告:非法拆迁等领域黑恶势力,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作者:在明律师 来源:在明律师事务所 时间:2018-02-09

分享至:

导读:包括从事非法拆迁行径在内的黑恶势力人员,必须立即停止一切违法犯罪活动,自本通告发布之日起至2018年3月1日(农历正月十四),主动投案自首、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依法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在此规定期限内拒不投案自首、继续为非作恶的,将依法从严惩处……次日,人民日报就报道了一起江苏徐州一黑恶势力团伙非法拆迁获刑的案例,预示着基层非法拆迁的黑手将要被依法斩断!


新华社北京2月5日电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关于依法严厉打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的通告》


黑恶势力是经济社会健康发展的毒瘤,是人民群众深恶痛绝的顽疾,必须坚决依法予以打击。为切实保障广大人民群众合法权益,维护社会和谐稳定,按照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精神,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及有关规定,现就依法严厉打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相关事项通告如下:


一、凡是实施黑恶势力违法犯罪以及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人员,必须立即停止一切违法犯罪活动。自本通告发布之日起至2018年3月1日,主动投案自首、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依法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在此规定期限内拒不投案自首、继续为非作恶的,将依法从严惩处。对于为黑恶势力违法犯罪人员充当“保护伞”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将坚决依法依纪查处,不管涉及谁,都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二、黑恶势力犯罪人员的亲友应当积极规劝其尽快投案自首,经亲友规劝、陪同投案的,或者亲友主动报案后将犯罪人员送去投案的,视为自动投案。窝藏、包庇黑恶势力犯罪人员或者帮助洗钱、毁灭、伪造证据以及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的,将依法追究刑事责任。黑恶势力犯罪人员到案后有检举、揭发他人犯罪并经查证属实,以及提供侦破其他案件的重要线索并经查证属实,或者协助司法机关抓获其他犯罪嫌疑人的,可以依法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可以依法减轻或者免除处罚。黑恶势力犯罪人员积极配合侦查、起诉、审判工作,在查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结构和组织者、领导者的地位作用,组织实施的重大犯罪事实,追缴、没收赃款赃物,打击“保护伞”等方面提供重要线索和证据,经查证属实的,可以根据案件具体情况,依法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三、全国政法战线要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在各级党委的统一领导下,充分发挥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优势,推动各部门各司其职、齐抓共管,形成工作合力。要以“零容忍”态度,坚决依法从严惩治,对黑恶势力违法犯罪重拳出击,侦办一批群众深恶痛绝的涉黑涉恶案件,整治一批涉黑涉恶重点地区,惩治一批涉黑涉恶违法犯罪分子,确保在春节前后取得积极成效,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奠定坚实基础,不断增强人民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四、扫黑除恶是一场人民战争,必须依靠人民群众的积极参与。欢迎广大群众积极举报涉黑涉恶犯罪和“村霸”等突出问题,对在打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铲除黑恶势力滋生土壤、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中发挥重要作用的,予以奖励。政法机关将依法保护举报人的个人信息及安全。


全国扫黑除恶举报网站:www.12389.gov.cn;举报信箱:北京市邮政19001号信箱;举报电话:010-12389。


本通告自发布之日起施行。


那么,这一来势汹汹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否针对在农村基层长期盘踞的非法逼迁行径呢?我们从人民日报6日的报道中可以清晰的找到答案:


人民日报2月6日消息,6日14时30分,江苏省徐州市中级法院依法对陶磊、陶帅等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上诉案二审公开宣判,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7年12月29日,江苏省睢宁县人民法院依法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陶磊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强迫交易罪、非法采矿罪、破坏军事设施罪、故意伤害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一百万元,罚金人民币三十三万元。认定被告人陶帅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强迫交易罪、非法采矿罪、故意伤害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八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八十万元,罚金人民币二十二万元。对其他20名被告人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至拘役不等的刑罚。


一审宣判后,陶磊、陶帅等15名被告人提出上诉。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09年以来,上诉人陶磊、陶帅先后聚集刘化迎及赵允增、邓世军等社会闲散人员,通过非法承接工程,形成一定原始积累。2010年开始,陶磊、陶帅为进一步扩大组织影响,攫取更多的非法利益,又先后聚集李昌浩、刘升起、王坤旋、郭端永、王磊、张震等人,逐渐形成了以李昌浩、王坤旋、刘升起、赵允增为骨干成员,刘化迎、王磊、郭端永、张震等人为一般成员的较为稳定的犯罪组织。该组织通过明确分工、制定纪律,在非法从事房地产经营、非法采矿过程中,有组织地实施寻衅滋事、聚众斗殴、强迫交易、非法采矿、破坏军事设施、故意伤害及违法拆迁等大量违法犯罪活动,非法攫取巨额经济利益。其中,违规建设商铺及住房4万余平方米,价值4000余万元;非法开采矿石18万余吨,价值510余万元。陶磊、陶帅将上述违法所得用于向组织成员发放工资、福利、高档消费、旅游以及提供作案经费、购买作案工具等,并在组织成员受伤后提供医疗费和经济补偿,在组织成员涉嫌违法犯罪时,为组织成员摆平事端,寻求非法保护,以维持该组织的发展和稳定。


该组织以暴力、威胁等手段,有组织地实施争抢建筑工程或土地、违法拆迁、违规开发房地产、非法采矿等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歹,欺压、残害群众,称霸一方。其非法拆迁行为导致徐州市铜山区张集镇张集村五组村民51户200余人长达6年没有居所。其非法采矿行为,造成矿产资源损害及生态环境恶化。上述行为,严重破坏了当地经济、生活秩序和生态环境,在徐州市铜山区张集镇及周边地区形成重大影响。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一审法院根据本案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法所作的判决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及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该裁定为终审裁定。各被告人的亲属及各界群众共100余人旁听了宣判。


对此,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主任杨在明认为,征地拆迁领域在农村基层的状况仍然是堪忧的,相比起近日最高院宣判的许水云案严重得多、恶劣得多的案件不计其数。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毒瘤之一,就是个别地方政府官员为实现快拆的目的,与地方上的“不明身份社会人员”沆瀣一气,利用这些人为爪牙、鹰犬对被征收人实施近乎残酷的轮番逼迁、骚扰,轻则卸门砸玻璃,重则以性命相威胁。在这样的背景下,能够坚持选择依法维权的被征收人可谓少之又少,相当一部分人都被迫签订了自己并不认可的征收补偿安置协议,为社会稳定埋下了不定时的炸弹。对于这种为人民群众深恶痛绝的严重违法犯罪行径,中共中央、国务院和两高两部罕见齐发声予以坚决讨伐,无疑是顺应民意的义举,彰显法治的铁腕。在明律师坚信,在如此高压打击的态势之下,广大被征收人是可以平安的过一个好年的。


专业从事征地拆迁维权10年的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也想在此奉劝那些“不明身份社会人员”,认真领会通告精神,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相关文章:

最高法责令区政府赔偿:违法强拆赔偿标准有亮点!

最高法意见:维护被征收征用者合法利益


相关搜索词:

房屋拆迁补偿标准,房屋拆迁,违章建筑,拆迁维权

分享至:

-->